冯并解说丝路文明专栏(三)

微信图片_20170519111134

文怡导读——自古丝绸属官贵

丝绸最早出现在哪个 朝代?考古学家告诉你:商青铜,周墓葬,春秋织锦绣里藏。放眼世界,希腊女神蝉翼里,埃及艳后随葬品,中国丝绸处处着痕迹。中国丝绸自古奢华无比,你想全面了解丝绸最早起源吗?请读冯并丝绸之路专栏解析三吧!
(冯并:经济日报社原总编,国家有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执行副会长,中国经济报刊协会会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武汉大学教授。现为一带一路国际门户网荣誉主席。)
中国丝绸生产发展的过程很漫长,至少,从丝绸规模生产的上限来讲,我们从商代的青铜器上发现了丝绸花纹的印记,还有与青铜器伴随的丝绸残縷。春秋时代的管子在《轻重》篇中讲,“殷人之王立帛牢,服牛马,以为民利,而天下化之”, 帛牢也就是带有保密性的丝绸生产的工坊。在周朝的早期墓葬里,不仅发现运用了提花技术纺织的绫绮,更在《诗经》里留有对桑农之事的反复歌咏。在春秋战国时代,中国丝绸纺织业全面成熟,出现了平台式和斜卧式织锦机,分别织出文绮、纨素、绫罗与彩锦。由于丝绸的品类繁多,各自的名称也不一样,例如,彩织为锦,素织为绮,轻纱为罗,手织为绣等等。绮在前15世纪的商代就出现了,锦则在前8世纪的周代流行。在战国后期楚辞的《招魂》里,就出现了“篡组绮绣”,也即在白色的绮罗上刺绣的有关描写。正是这样一种漫长但十分连贯的工艺进步,不仅为后来著名的唐代蜀锦、吴绫以及明清的云锦、粤锦甚至中国的四大绣品,奠定了中国丝绸纺品织全面发展的基础,也使中国丝绸很早就走向了周边的部族地区与国家,走向了亚洲大陆的西端。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丝绸输出的第一个活跃期。在阿尔泰山两侧发掘的多个部落贵族石顶大墓里,很早就发现了中国的丝织品,有零星的,也有覆盖在皮衣上的,甚至还发现金线与丝线交织服饰残片。大致时间都属于公元前5世纪。在较早发掘的著名的南西伯利亚巴泽雷克5号大墓里,曾经发现刺绣有凤凰与孔雀缠枝子纹的绸面马鞍褥子,当然也有出自西亚的羊毛制品。在阿尔泰山东侧,新疆阿拉沟发现的竖穴墓也是彼时塞人的墓葬,同样发现大量春秋战国时代的丝绸织品和漆器。在晚于前5世纪的草原贵族墓葬里还有秦国风格的铜镜,墓主当是当时的塞人阿尔泰部落首领。诚然,铜镜的起源并不在中国,一般认为是作为草原民族萨满法器最早诞生的,进入中国后渐次成为无处不在的高档生活用品,但铜镜背面的花纹特点,还是可以区别它的具体工艺来源。

那时中国的丝绸,能不能到达地中海和彼时的希腊和埃及?这是一个饶有趣味的问题。人们虽然不能精确地掌握丝绸传到地中海的第一时间和传播路线,但从各种迹象来说,并非没有可能。第一,在中国的先秦时代,居住在阿尔泰山地区的民族统称塞人,属于东伊朗语族,这是当时分布在阿尔泰山以西一直到里海、黑海的总称为斯基泰人游牧部落的一个亚洲分支,他们在迁徙过程中很可能充当了中国丝绸西传的中介。第二,有美国学者很早就指出,希腊雕塑的衣着线条尤其是女神的薄如蝉翼的裙袍和胸披,希腊公元前3世纪的雕塑与绘画,人物服饰都明显地带有透明和轻柔的特征,应当是丝绸织品的质地写生。第三,在西罗马时期,著名的埃及艳后就是一位中国丝绸的“发烧友”,那时的丝路贸易还没有正式拉开帷幕,但已经源源不断地获得了中国的丝绸。据此因此可以推断,在相当于中国春秋战国时代,中国丝绸已经不胫而走,进入了地中海。在那时,丝绸作为奢侈品,已经居于价值链的顶端,甚至充当了比黄金还要昂贵的硬通货。但是,对地中海国家的居民来讲,中国丝绸一直笼罩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神秘性,晚至公元1世纪,在罗马作家普林尼的《博物志》里都这样记载,“赛里斯国以树林中出产细丝著名。灰色的丝生在树上,他们用水浸湿以后,由妇女加以梳理,再织成文绮。由那里运销世界各地,实在是非常艰巨的事”。

分析中国丝绸生产的漫长过程,从生产规模上看,远在商代就有了与青铜器伴随的丝绸痕迹,春秋战国时代丝绸纺织业全面成熟,在这个时代丝绸输出开始活跃,由此推断中国丝绸生产发展的过程非常漫长,历史久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