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并解说丝路文明专栏之(三十)

微信图片_20170503190807

文怡导读——每一条丝路通道都是系统的必要构成,每一条丝路都有自己的微循环。

东北西南的卧C形大扇面,与海上丝路构成了环形圈,也构成了中国在丝路上从古至今基本不变的地理开放格局。直道与驰道奠定了中国北方的道路系统。在南方则以五尺道和栈道为特色。形成陆上交通体系,为丝绸之路的发展提供了最基本的物质基础。具体详情阅读冯并解说丝路文明专栏之三十。

冯并解说丝路文明专栏
(冯并:经济日报社原总编,国家有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执行副会长,中国经济报刊协会会长,世界生产力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武汉大学教授。现为一带一路国际门户网荣誉主席。)
从东北亚到北亚再到中亚、西亚和南亚。八个通道渐次相邻相接,形成了东北西南的卧C形大扇面,与海上丝路构成了环形圈,也构成了中国在丝路上从古至今基本不变的地理开放格局。

这个大格局一直是稳定的,多数时候也是通畅的,即便哪条道路出现波折,另一条道路就成为替代选择。丝路的八大通道当然是从中国的地理方位上去看的。在丝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各有各的具体走向和相互对接的路径。正是这样一个脉络清晰但由构成网络状的经济文化交流体系,组成了欧亚大陆的古代丝路和现代丝路系统。

从总体上看,我们可以将其比作一棵横看的参天大树,有发达的枝桠,更有发达的根系,但它又互为枝叶与根系,营养着大陆的文明果实。我们也可以将其看作是文明机体的血液循环系统和营养交换体系,离开这个系统和体系,文明之花不会开放。

从这个意义上讲,每一条丝路通道都是系统的必要构成,每一条丝路都有自己的微循环。由此,我们也不妨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微丝路”。正是许许多多 “微丝路” 的遍布与交汇,使我们的丝路系统集聚和充满了发展的能量。“微丝路”往往体现为区域和次区域的联系,也体现为由来已久的道路系统,包括驿站和商业城市的出现。这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提出的更大视野区域经济发展的依据。

在中国,最早也是最有名的“微丝路”道路系统标志是秦直道、驰道、五尺道和秦岭栈道。这三种道路形态都与古丝绸之路的形成有着直接的关系,是陆上丝路开通的基础设施。当然,“微丝路”还有非常重要的水形态,包括自然水系和人工运河。

秦直道由咸阳一直向北,直达九原也即现在的包头地区,最宽处几十丈,容得数十辆马车,这种规模与黄土高原的地形地貌有关。据记载,秦直道是由蒙恬督造,长达1500里,动用了40万人夫,历时5年。秦直道的开通有军事需要,但更重要的是把后来的北方草原丝路与关中西向的沙漠绿丝绸之路联接起来,是那时的一条“高速公路”。陕北甘泉以北山尚可见到秦直道的遗迹,在鄂尔多斯临近黄河与沙漠之交的东胜地区,有一段保存完好的区段,长达100百公里。驰道一般地处平原,要宽一些,但也大体符合秦初“车同轨”的规范。有学者概括说,秦代的驰道由咸阳向东展开,东北到晋冀鲁,东北到苏浙赣,在岭南地区则是两次筑路,两汉时又经历五次改扩建。直道与驰道奠定了中国北方的道路系统。在南方则以五尺道和栈道为特色。形成陆上交通体系,为丝绸之路的发展提供了最基本的物质基础。在元代,这种道路联通发挥到极致,一直延伸到西亚地区。

从东北亚到北亚再到中亚、西亚和南亚。八个通道渐次相邻相接,形成了东北西南的卧C形大扇面,与海上丝路构成了环形圈,也构成了中国在丝路上从古至今基本不变的地理开放格局。这个大格局一直是稳定的。直道与驰道奠定了中国北方的道路系统。在南方则以五尺道和栈道为特色。形成陆上交通体系,为丝绸之路的发展提供了最基本的物质基础。在元代,这种道路联通发挥到极致,一直延伸到西亚地区。

图片1

昆明玉龙湾项目联系人:

中国昆明

Du Yuzhou(杜宇舟)

电话:+86 18608711022

电邮: duyuzhou@ymc.com.cn

新加坡

Yvonne lee (李宜婷)

电话:+65 98807256

电邮:Yvonne.lee@lakeview.com.sg

QQ图片20170617093950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