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打通道和服务 “高辐射”新加坡成“一带一路”东南亚枢纽

地处“海上丝绸之路”关键位置的新加坡,并不像许多“一带一路”国家,有宏大基建项目落户,但它凭借自身在金融、贸易、法务等领域的专业服务优势,成为“一带一路”辐射东南亚的枢纽和基站,并热切希望抓住机遇,与中方联手开发第三方市场。
凭借独特位置,新加坡成为中企对东盟“一带一路”基建投资的通道,强大的金融和法律服务更让它充满竞争力: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投资约1/4经由新加坡进行,越来越多国际律所将工程开发团队移至新加坡。一位曾经在IMF、亚开行和高盛等机构新加坡办公室工作的经济学家,研究东盟、印度时,却常要追溯中国经济正在发生什么。“你看这份撰写中的报告,里面 ‘中国’出现的频率可能会令人误以为这是份关于中国的报告,但其实这是一份关于泰国的报告。” 7月1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拜访国际金融协会(IIF)位于新加坡CBD莱佛士坊的亚太区域办公室时,IIF东盟和印度研究部负责人Reza Siegar向记者一边展示报告,一边说。

一定程度上,这是中国和新加坡等东盟国家间互动的一个缩影,也是新加坡这个“弹丸之国”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所扮演角色的一个缩影。

凭特殊位置成为投资通道

“新加坡就是东盟的区域总部基地和金融中心,很多经济活动都连接到东南亚,想投资东南亚的中企,基本就会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总部,以它为支点,管理辐射东南亚的投资。可以说,任何对东南亚的投资,即使新加坡不是终点,都会从中受益,因为它会参与其中,获得中间服务费用,包括写字楼的租金,法务、金融服务费用,还有驻外人员的消费和教育费用等。”Siega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制造业在新加坡GDP中占比不到20%,其产业结构以服务业为主,包括商业服务、金融保险、运输仓储业等。

出于诸多原因,如地理位置具有战略优势、外资准入制度宽松、人才资源丰富多元、语言环境好、基建系统完善,以及对在新设立全球或者区域总部的公司给予税收优惠激励,新加坡受到众多国际公司青睐。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数据显示,共有37000多家国际公司立足新加坡,约7000家跨国公司在当地设立总部。

“中国的承包商正在参与新加坡地铁(MRT)系统的扩建;这里也是公认的国际金融中心,很多中资银行早已在此立足;我们还注意到中国一些大型国企把新加坡作为东南亚的地区总部,主要从事能源交易。

此外,新加坡还是一个争端解决中心,在处理 ‘一带一路’项目投资相关纠纷方面拥有优势。”7月13日,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能源、矿业和基建纠纷业务全球负责人Nandakumar Ponniya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7月10日,在新加坡国际交通大会现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不少中方展台。一名中铁隧道集团的员工向记者表示,中铁隧道新加坡分公司是该集团在东南亚的总部,已完成在新加坡的两个项目,目前正在参与新加坡地铁环线的建设。尽管目前并没有大型“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落户新加坡,但凭借前述优势,新加坡也能分得“一带一路”的一杯羹。安永此前发布的白皮书指出,关键地理位置使新加坡成为中企对东盟“一带一路”基建投资的通道。

汤森路透向21世纪经济报道提供的数据则显示,2014年至今,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实施的并购交易中,新加坡占比高达37%,共138起,总规模为338.5亿美元。

三年融资达109亿美元
刚结束访华之旅的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访问期间对媒体表示,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约1/4是经由新加坡进行的,2/3的东南亚基建项目由设在新加坡的融资团队规划。新加坡还是全球三大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之一,可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人民币融资,支持中资企业“走出去”的融资需求。他说,在新加坡的中资银行已经承诺,将通过发行债券等方式,为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新中企业提供1000亿新元(487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支持。

德勤新加坡的数据显示,2014年到2017年,在东南亚国家中,新加坡 “一带一路”相关融资规模最大,累计约达109亿美元。

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行长邱智坤此前对媒体表示,该行已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投放逾90亿美元,开立约10亿美元跨境担保,项目辐射“一带一路”沿线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行业覆盖基础设施建设、食品加工、电力、制造业等多个领域。

此外,建设银行新加坡分行于2016年发行了10亿元“一带一路”基础设施离岸人民币债券,2017年10月发行了5亿新元“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债券。2016年,建行还与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将为新中两国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提供总值300亿新元(约222亿美元)的金融支持。

“不仅与中国有距离优势,新加坡也被许多东南亚国家视作为离岸中心。很多南亚公司,如印度企业,也落户于此,这构成了新加坡资本市场的多元化属性。当地有很多熟悉东南亚、南亚的投资者,他们比较适应这些市场的风险,也比较适应和中国人打交道,因此我认为将在新加坡市场看到更多‘一带一路’相关融资活动。”7月12日,德国商业银行亚太区董事会成员Nick Johnston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

除了融资规划,新加坡是全球第三、亚洲第一大外汇交易中心,这使得新加坡在“一带一路”外汇风险管理方面可以发挥作用。

“‘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推动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作为一个地区性的人民币业务枢纽,新加坡正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任命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为新加坡的人民币清算行,为新加坡开发人民币金融服务打开大门。

随后推出的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计划进一步提供助力,可通过新加坡来促进人民币的使用。随着东盟和中国的基建和经济互联互通程度上升,人民币的使用必然会增加。” 瑞再企商保险东南亚地区负责人Didier Bélot于7月1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汇丰银行2017年的人民币国际化研究报告显示,设在新加坡的企业人民币使用率由2015年的15%提升到了26%。

在为“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提供保险服务上,新加坡也可以发挥作用。“新加坡是亚洲时区内一个重要的保险市场,是各种直保公司、再保险公司和自保公司的驻地。在满足东盟国家的保险需求方面,新加坡拥有丰富经验。

2018年第一季度,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再保险/保险公司海外保费收入同比增长54.5%,达31亿新元。随着更多 ‘一带一路’基建项目从概念化进入施工阶段,越来越多新加坡保险公司将参与其中。”Bélot表示。

解决商业纠纷独具优势
金融服务之外,业界认为新加坡在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法律服务方面,亦有相当竞争力。“一直以来,设在新加坡的律所为客户在东南亚地区的投资和工程项目服务。传统来说,投资和工程项目使用的法律文书会选择英国体系,但新加坡日益成为有力的替代选项。”

7月13日,贝克麦坚时律师事务所项目集团亚太负责人Martin David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越来越多国际律所将内部工程开发团队转移至新加坡,并在当地设立区域总部。对多数国际开发项目来说,大部分国际法律技术的专业性服务都在新加坡。这让设在新加坡的国际律所在 ‘一带一路’投资和开发中处于有利位置。”

国际律所正在调整策略,以抓住“一带一路”给新加坡带来的商机。“在北京办公室工作了12年之后,一年半前,我调到新加坡办公室,部分就是为了开拓 ‘一带一路’相关的业务机会。”7月9日美富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管理合伙人Paul McKenzie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我们新加坡办公室的工作重心之一,就是为中国企业客户在东南亚投资和业务经营提供法律服务。”

除了专业性强,业界认为,新加坡在解决“一带一路”相关商业纠纷方面独具优势,目前新加坡设有国际调解中心、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和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等。

“当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开拓亚洲市场,新加坡和香港都可能是争议解决的有利选项。我是我们律所仲裁团队的负责人,最近刚调到了新加坡办公室,正是因为看到了和 ‘一带一路’有关的机遇。”

7月9日,美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Craig Celniker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5年前‘一带一路’倡议刚推出时,我们的团队从东京拓展到香港,在香港设立了争议解决业务。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中国企业来到东南亚,新加坡变成解决各种争议的另一个潜在仲裁中心。这是我们的一个重大机遇,我们也希望抓住这个重要的机遇。”

有观点指出,中国正在推进的“一带一路”国际商事争端解决机制(在北京、深圳和西安各设一个国际商事法庭)将对新加坡带来一定的竞争。

对此Celniker表示:“新加坡是领先的国际仲裁枢纽,不仅因为这里有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它还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富有仲裁经验的国际仲裁律师。在执行仲裁协议和裁决方面,新加坡法院的立场是支持仲裁,并且不干涉仲裁程序。作为《纽约公约》的成员国,新加坡处理了数以千计的案例,这让大家有信心到新加坡来解决争议。”

“我想,中国乐于见到中国法院关于 ‘一带一路’的判决能够在更多司法辖区得到执行,并希望更多人去中国的法院,包括新设立的国际商事法庭解决争议,来建立一套互惠原则。”他补充说,“争议双方会想去自觉胜算更大的地方或者他们认为更公正的地方去解决争议。对中国的 ‘一带一路’争议解决机制来说,要学习如何将仲裁团队进一步国际化,营造一种不偏不倚的印象非常重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