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一带一路”成员国在全球供应链中地位上升,亚洲合同价值超越非洲

引子
穆迪1月29日发布研究报告称,亚洲已超越非洲,成为“一带一路”地区中合同价值最高的地区。“一带一路”可能促进供应链从中国到东南亚的逐渐转移。报告认为,在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将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视为更加重要的出口需求市场和必要原材料的来源市场。

穆迪1月29日发布研究报告称,亚洲已超越非洲,成为“一带一路”地区中合同价值最高的地区。“一带一路”可能促进供应链从中国到东南亚的逐渐转移。报告认为,在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将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视为更加重要的出口需求市场和必要原材料的来源市场。

根据“中国一带一路网”,自从中国2013年首次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参与“一带一路”的国家数量几乎翻了一番,从2013年的64个增加到目前的115个。

穆迪报告显示,在“一带一路”国家,由中国参与的新合同和直接投资已从2016年的1432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1164亿美元,主要原因是新合同价值从1054亿美元降至807亿美元。同年,中国对“一带一路”国家的直接投资从378亿美元小幅降至357亿美元,而占中国境外直接投资总额 (ODI) 的份额从19%飙升至23%,主要来自对东南亚和东北亚投资的增长。

从2014年至2018年6月,平均有39%的合同价值位于亚洲“一带一路”国家,同期30%的合同价值位于非洲。穆迪指出,从2014年开始,亚洲已经超越非洲,成为“一带一路”地区中合同价值最高的地区。

据统计,2014年至2018年6月,按“一带一路”合同价值排名,前10位国家为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孟加拉国、埃及、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俄罗斯、老挝、阿联酋和伊朗。

“一带一路”市场哪些行业最热门?

以2017年为例,“一带一路”国家中价值最高的中国合同分别来自能源 (39%)、运输 (37%) 和房地产 (13%)行业。

普通机械和运输设备在中国向“一带一路”成员国的货物总出口中占比最高(42%),其次为橡胶、金属和非金属制品(23%),这是受到“一带一路”成员国基建项目需求的推动。但办公设备和自动数据处理仪器同比增速最高,达3.7个百分点,电气机械位居其后,为0.9个百分点。电信设备下降了2.6%,是所有行业中跌幅最大的。

那么反过来,“一带一路”成员对中国出口什么?穆迪统计显示,“一带一路”成员国对中国的出口总额从2016年的5990亿美元增长22%,达到2017年的7290亿美元,其中大宗商品出口增幅占总增幅的60%以上。

具体来看,普通机械及运输设备(32%)和能源 (27%) 在“一带一路”国家对中国的货物出口总量中占比最高,其次是化工品(11%)和大宗商品原料(10%),反映了“一带一路”国家作为中国能源和大宗商品供应商的重要作用。

部分国家债务杠杆风险高

“一带一路”项目的主要融资渠道是贷款,而非直接投资。据穆迪统计,2014年至2018年6月,项目融资占“一带一路”中国融资总额的67%,而直接投资(绿地投资和跨国并购)占总额的33%。穆迪认为,随着“一带一路”的合作范围扩大,高风险国家和地区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加大。

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在115个“一带一路” 成员国中,约75%的国家评级低于投资级别 (Ba或以下) 或不在穆迪评级范围内。2014年至2018年6月,中国在“一带一路” 成员国的直接投资以及中国参与的“一带一路”合同的总价值达5370亿美元,其中只有30%属于投资级别的国家(不含新加坡)。

穆迪认为,风险更高的“一带一路”东道国获得更多贷款,但直接投资较少,令实力较弱的国家面临更高债务风险。穆迪指出,超过半数的“一带一路”成员国面临较高的外部脆弱性和国际收支平衡压力,共计54%的“一带一路” 国家受外部风险的影响较大,外部脆弱度指标(EVI)高于70%,其中56%的国家经常账户赤字高于GDP的2%。

此外,超过四分之一的“一带一路”成员国外部杠杆较高。欧洲新兴市场、南亚和东南亚的政府和外部杠杆逐渐上升。据穆迪估测,印度尼西亚的总体政府杠杆由2013年的24.9%升至2019的29%,同期外部杠杆由29.2%增至34.4%。大约36%的“一带一路”成员国的外债/GDP比率高于75%。中国参与的“一带一路”投资和合同共有13.2%位于这些国家。

部分“一带一路”成员国的政府及外部杠杆大幅提高。2013年至2017年,非洲的外部及政府杠杆大幅增长,即使对私营部门的国内信贷下降时也是如此。例如南非的政府和外部杠杆水平分别增加约10个百分点,达到53%和50%左右。

或促进供应链从中国向东南亚转移

根据报告,2017年“一带一路”成员国从华进口大幅增长,在总进口量中的占比从10年前的9%升至15%。穆迪认为,“一带一路”深化了中国与“一带一路”成员国的贸易关系。 中国不仅视“一带一路”国家为大宗商品的供应国,还将“一带一路”国家视为更加重要的出口需求市场,尤其是中美紧张局势升级和发达国家需求减弱的时侯。

穆迪认为,“一带一路”成员国对全球供应链的重要性将持续提高。2005-2016年“一带一路”成员国每年实际GDP增速 (4.1%) 高于全球平均水平(2.7%),推动了最终消费品的进口。不断提高的竞争力和制造能力促进了这些国家最终消费品(特别是高附加值货物)的出口。 中间品贸易方面,“一带一路”成员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维持其重要作用,过去5年出口和进口均占全球贸易的29%以上。

此外,“一带一路”可能促进供应链从中国到东南亚逐渐转移。随着中国产品向价值链中高端移动,导致中国生产成本上升,大型制造商开始将生产或装配中心迁移到越南和柬埔寨等国家。穆迪指出,在美中贸易紧张局势或会进一步加速上述趋势之际,“一带一路”也可能改善相关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